阅读记录

《伪装成男主的娇妻后》

6. 第 6 章

那一瞬间,他相信阮娇是真的产生了砸破他的脑袋的想法。

他这个人对危险一向敏感,想到现在不但成傻子还冻掉了一双腿的邱阳,他非常及时地止住了话题。

只是她咬死不肯承认的样子,让他对自己苏醒的前世记忆产生了一点怀疑。

为什么她和他前世的记忆里的人不一样?

前世阮氏没有这么大的力气,更不可能费那么大劲勾引了邱阳,只是为了把他打成傻子。

裴止珩的眉心狠狠地一折,难道阮氏也重生了?

除了这么解释,他根本想不通,她为什么要这么做!

她肯定是觉得前世他位高权重,所以这一世打算攀附上来。

那她为什么还要和他和离?

裴止珩垂下眼帘,有点摸不清她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。

不过欠债还钱,欠命还命。

欠了他的命,怎么都不能就这么轻易算了。

他周身的气息瞬间冷凝了下来,忽然他的身体一僵。

因为他想起了阮娇的神力。

他猛地一呛,剧烈的咳嗽了起来。

像是要把肺给咳出来一样,脸都咳红了。

而且,他咳嗽了一会儿,非但没有停下来,还倒霉的咬破了舌头。

阮娇被他这么猛烈的咳嗽给吓了一跳,脸上一片紧张,眼底却染上了狐疑之色。

“夫君怎么会咳的这么厉害?不然找郎中瞧瞧吧,有病得治,不能心疼银子,不然小病拖成大病得不偿失。”

裴止珩摆摆手,“不必,我无碍,只是之前的风寒还未好,继续吃之前没用完的药方就行。”

他说话的时候,捂着唇的手帕松了些许。

阮娇眼睛很尖,突然看到了上面新染上得殷红血迹,突然瞪大了眼睛。

咳嗽、吐血,人极度瘦弱。

这症状,怎么看怎么那么像肺痨?

要知道肺痨可是传染的,就古代这个环境,基本绝症,没得治。

她的脑海里像是瞬间劈下了一道雷,惊的她整个人倒退了数步。

裴止珩也看到了帕子上的血,他并没有放在心上,余光扫到阮娇看见他染血的手帕倒退好几步的动作,他的突然顿了下。

注意到她的脸色青青白白,变化了好一会儿,眼底忽然升起了一股喜悦,他整个人的脸都黑了。

阮氏是什么意思,这么盼着他早死?

这一刻,他几乎已经判断她可能也是重生的了,他冷笑了一声,也好,前世的仇找前世的人来算,也不算是冤枉了她。

阮娇根本没注意他的表情,她满脑子都是裴止珩如果得了肺痨病死了,她就彻底可以摆脱剧情了。

但是这个念头也只产生了一瞬间,很快,她就觉得不好。

倒不是觉得自己盼着他死不好,毕竟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,而且她还不是他真正的妻子。

她主要担心的是,昨天晚上她还和他一起吃了饭,如果他真的得了肺痨,她咋办?

说句比较冷漠的话,她新的人生才刚开始,完全不想这么快就陪着他一起去死。

阮娇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,语气焦急不容拒绝,“不行,你都吐血了!这么严重,我们一定要去看郎中!我去借牛车,我们现在就去!”

裴止珩愣了一下,目光落在她的脸上,以为她是做样子,于是他用手帕捂住唇,又装作咳嗽的样子咳了两声,“虚弱”道:“什么吐血,你看错了!娇娘,真的没事,我的身子我知道,家里没有银子,不要花那冤枉钱!”

阮娇皱着眉,“什么看错了?你帕子上那么大一块的血迹,我又不是瞎子,你不用担心银子的事儿,我来想办法!”

裴止珩看着她完全不像是说笑,一脸认真的样子,眼底藏着一抹惊讶。

要知道刚才他还在她的脸上看到了喜色,怎么这一会儿就变了,竟然还主动拿银子来给他治病?

他觉得这正是一个试探的好机会,于是干脆一脸落寞地笑了一声,“没想到,竟然会被你瞧见,既然这样,那我也就不瞒着你了,娇娘……郎中说我这次一病伤了根本,以后怕是不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阮娇的目光没忍住从他的脸上飞速下移,落在了他的腰间,下意识脱口而出,“不行了?”

裴止珩顿时一噎,愕然地看着她。

满脑子回荡的都是那句不行了,脸色由青转白,又从白转红,“你……”

阮娇瞬间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,但是现在改已经来不及了,她只能眨了眨眼,装作没听懂,一脸无辜地看了他一眼。

反正只要她不尴尬,尴尬的就是别人。

裴止珩咬了咬牙,直直地盯着她,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开口道:“不是那个‘根’本!我是说,这次一病亏空了身子,郎中说要想治,需要昂贵的药材,咱们家里耗不起哪个银钱,只能慢慢调养,我怕是不能再继续参加科举了。你若是……还想和离,我便允诺你,你还年轻,我不能拖累了你。”

他说着语气也平复了下来,这么长的话说完,他又掩着唇咳嗽了两声,俊美的脸上,染上了几分病气,看着就让人忍不住心疼。

不过阮娇这时候已经反应过来了。

刚才是她脑子抽了,她前世看过原文,小说里可没写他得过什么重病。

现在他这么突然编出这么一个谎言,虽然不知道目的是什么,但肯定没打什么好主意。

难道是因为察觉到她不对了,所以想要试探她?

她暴露的实在是太多了,若是糊弄不住他,该不会自己要被当做妖邪烧死吧?

注意到他眼底的冷色,阮娇顿时想起闺蜜的话,警惕了起来。

她眼珠一转,轻轻抓住了他的衣袖,抽噎了一声。

“昨日我名声尽毁,夫君都没有抛弃我,今日我自然也不会因为夫君的身体做那背信弃义的人,不能科举没什么,只要人还活着,就什么都好。有病我们可以治,没有银子,我们可以赚,而且我还有嫁妆。”

为了显得逼真,她说完就转身打算翻出原主成亲的时候,阮秀才给的嫁妆银子。

然而,她一时忘了昨天从邱阳那得来的银子也放在里面,所以一翻,竟然当着裴止珩的面掉在了地上。

咚的一声,把地都砸了个坑。

包裹的布翻开,白花花的银锭散落了出来。

众所周知,原主成亲,阮秀才给了六两嫁妆银子。

现在地上……一共五十两。

【畅读更新慢,章节不完整,请退出畅读!】

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
[ 章节错误! ]      [ 停更举报 ]
猜你喜欢
小说推荐
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,不以盈利为目的
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