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记录

《穿成替嫁炮灰后我当了皇太后》

29. 堂妹

秦落雁听见热闹的锣鼓声经过,许久才安静了下来,她不由得好奇:“外面有什么热闹的事情?”

她被这古怪的一男一女**了好些天,但他们除了不让别人找到她之外,其他吃喝少不了她,也没有对她做出什么伤害,秦落雁渐渐也就不太怕他们了,心想他们多半是为了钱财,才**她的。

这两天他们换了一个地方,没再给她喂**了,偶尔她清醒过来能和他们聊上几句,想办法劝说他们放她回家。

她相信他们不是坏人,只要晓之以情动之以理,定能劝人从善。

“那是秦太后省亲的仪仗。”男的吊儿郎当地回答。

秦落雁垂下眼眸,她知道秦太后是庶叔之女——她的堂姐秦嫣,听闻国师预言堂姐是凤星降临,所以先帝降了王太后的位分,迎娶了秦嫣。

卫律瞥了她一眼:“呵,秦姑娘当真是毫无愧疚之心。”

“什么?”秦落雁不解。

“秦三姑娘可是被侯爷和晋王逼进宫。”卫律冷嗤一声。

秦落雁睁大了眼睛,一下子怒了,鼓起勇气骂道:“你莫要胡说!王爷和我爹爹不是那样的人!”

卫律挑眉:“这么说……你什么也不知道?”

“知道什么?”秦落雁一时间被盯得心慌,两手藏在宽大的衣袖里头。

“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”卫律慢吞吞地走过来,拔出一把**插在床边,“那才真的是罪大恶极。”

秦落雁盯着寒光凛凛的**,心里头有点犯怯:“你要杀我?”

“怎么?你认为我不敢?”卫律冷笑。

“是的,至少你现在不敢,你们在等钱是不是?”秦落雁十分笃定,“你们在等侯府或者王爷拿钱赎我。”

卫律挑眉:“大小姐,有没有人告诉过你,你自作聪明的样子真的很蠢。”

秦落雁一时语塞。

“不过……也算是在等钱吧。”卫律话锋一转,又承认了。

等一个军队的军需,可值钱了!

“你不知道的事情,我偏要告诉你!”卫律恶劣地笑了,“先帝病危时,贵太妃撺掇让王太后陪葬,王太后得知消息,串通了国师,自贬位分,新立皇后,平定侯拥立晋王,于是,平定侯府秦氏长女就成了凤星。”

秦落雁惊愕地望着他,这人顶着一张黑不溜秋的脸,一本正经的说着这些事情时,她竟一时慌了神,直觉告诉她……这可能是真的。

“平定侯和你心爱的晋王为了保下你,逼迫了秦太后,只因秦太后比你大几个月,秦将军一家不在,正好给了他们机会。”卫律摩挲着刀柄,“要不是秦太后幸运,已经在殉葬之列了。”

秦落雁全然忘记了害怕,心里堵得慌,她摇摇头,泪如雨下:“你不要说了!我不会相信的!贵太妃和晋王都很善良,他们不会……”

“贵太妃善良?”卫律似乎听到了天大的笑话,放声大笑,吓得秦落雁不敢吱声。

“贵太妃善良,善良到在一个十二岁的孩子面前杖毙了他的母亲!”卫律狠狠地捏住了**刀柄,猛地拔了出来,手腕上的青筋突起,秦落雁惊叫起来,生怕他一言不合就刺过来。

这时候门打开,卫律的同伴回来了,今天那位女子易容成一个老太婆的模样,挽着一个菜篮子回来,篮子里窝着一只白鸽。

“卫大人。”

卫律愣了愣神,总算没有继续疯下去,他出了房门,避开秦落雁谈话。

“卫大人,押粮队伍已经行至三百里外。”老太婆开口就是正常的年轻女人嗓音。

“好。”卫律点头,回眸瞥了一眼秦落雁,“我们也要撤退了。”

“那秦姑娘呢?不送她回去?”

卫律耸耸肩,摊手:“婆婆,她有手有脚,还要送吗?”

“卫大人,你这样很不怜香惜玉啊!”

“这般蠢女人,不值得怜惜!”卫律恼火地说着,一脚踹开了大门,大摇大摆离开了宅子。

秦落雁见那一男一女出去了很久,院子里忽然安静了下来,她再也按捺小心翼翼地走出房间,院子里阳光和煦,空无一人。

她心中暗喜,连忙跑向院子去开大门,外面是一条普通的小巷,秦落雁发现没有什么异样,惊喜地迈出一步,心里紧张得很,她加快了脚步,头也不敢回,走着走着就变成了跑,出了小巷就是热闹的大街,她抬头就能看到皇城宫门高高耸立。

这里竟是离皇宫不远的青龙街!

秦落雁喜出望外,竭尽全力地跑向平定侯府的方向……

——

宫中,御书房。

王太后坐在交椅上,优雅地呷了一口茶,把杯子递给陈嬷嬷,陈嬷嬷上次被秦嫣掌嘴,这些天才好点,赶紧回到王太后身边伺候。

纪嬷嬷把奏折放在桌子上,供王太后翻阅。

皇帝坐在上首,王太后这些自然而然的行为刺痛了他的自尊心,他放下狼毫:“母后,朕识字,能自己批阅奏折。”

王太后眼睛也不抬,笑道:“陛下自然是识字,哀家只是担心陛下在政事上难做抉择,特意前来指点一二。”

皇帝闻言一顿,他说不过她。

王太后是他的亲娘,却一直以施恩的姿态与他对话,他在想,是不是她和王丞相都认为,他的皇位是王家给的?

王太后翻了一会儿奏折,枯燥乏味:“说起来,彭桂奉命前去西北督战,最近倒是没什么消息回来。”

彭桂把女儿送给王丞相的儿子做贵妾,攀附上王家这棵大树,一连升了好几级,王丞相正好让他去西北督战,谁知出了阵前脱逃这事,先前还发了密函求王家护他呢!怎么这阵子没了消息,确实让王太后纳闷。

皇帝刚好翻到一份奏折,是秦天南递上来的军报,他看完后,沉默了许久。

“陛下,陛下?哀家在跟你说话呢!你在听么?”王太后喊住他。

皇帝回过神来,多了几分彷徨:“彭桂一行阵前脱逃,扰乱军纪,已被军法处置。”

“什么?!”王太后簌地站起来,倒不是彭桂命有多重要,而是督战队代表王家,秦天南这是公然挑战王家了?!

“军法处置是怎么处置?彭桂是朝廷命官,秦天南还敢擅**了不成?”王太后板起脸来。

皇帝沉吟片刻:“已经斩了。”

王太后怔住了,显然没有想到秦天南竟敢真的斩了彭桂。

“简直无法无天!”王太后站起来怒斥,“以哀家之见,陛下也没必要对那秦太后太好,你也瞧见了,秦天南已然不受控制,连朝廷派去的督战队都敢斩。”

皇帝也很生气,秦嫣还请求他查明真相,他排的人估计这会儿快到西北了,结果秦天南已经把人斩了。

“陛下,哀家认为先把秦天南押回京城再审!”王太后怒道。

皇帝迟疑道:“如今西北形势剑拔**张,贸然把主帅抓回京城,似乎不太好吧?”

“不然呢?陛下认为怎样做才好?”王太后反问,又道,“主帅不在还有睿王,哀家听闻,睿王在西北军中威望高于秦天南,也不知是否属实,陛下你该留心点。”

皇帝沉默了许久,一时也拿不定主意:“就按母后说的吧,秦天南回京也方便调查。”

——

将军府。

太医给秦泽看过伤后,委婉地告知秦嫣,以最好的药材养着,能恢复得走路如常,但冬日寒冷时骨头还是会发疼,且再不能习武。

秦嫣在将军府逗留了一天,总算明白了秦泽的伤势,心中五味陈杂,她为了家人进宫,家人也为她拼命。

难受是难受的,但秦泽见她在宫中安然无恙,还反过来安慰她没事,反正他也不爱练武。

她活了两辈子,上一世从没体验过家庭温暖,来到异世,有亲人疼爱她,保护她,何其幸运。

她只有好好地活着,强大起来,才能保护他们。

秦嫣收了徐副将的信,心里正腹诽怎么他的回信这么快,打开一看,字数也很少,上面写着“一切安好,京中多魍魉,三妹要保重”。

署名竟是“三哥”,秦嫣不禁噗嗤笑出声,这是什么土味爱情故事?

她刚从秦泽的院子出来,外面忽然一阵骚动,秦嫣上前张望,疑惑地问:“发生何事?”

秋林得了令,出去询问究竟,过了一会儿回来禀报:“娘娘,外面有位女子冲撞凤舆,还自称是娘娘您的族中堂妹,秦夫人把她领了进来,如今正在花厅。”

秦嫣愣了愣,堂妹?

她父亲与族中兄弟并不往来,但若说堂妹,她首先想到的便是女主秦落雁。

作为一名炮灰,她内心也害怕和女主碰上,女主的光环足以让她无处遁逃,但来都来了,她又怎能退缩?

秦嫣调整好心态,带着一众宫女前往花厅。

映入眼帘的一幕是娘亲嫂嫂都在安慰一个身穿粗布衣的女子,李妈端来水盆让她洗把脸。

秦落雁一边哭着,用力地擦去脸上的易容,露出一张清秀的脸,这时秦嫣刚好从门外进来,屋里所有人顿时起身行礼,秦落雁也顾不上狼狈,连忙行礼:“拜见太后娘娘。”

“起来吧!”秦嫣的目光落在一张陌生的脸蛋上,“你就是……秦落雁?”

秦落雁行了个万福:“回娘娘,正是。”

两人虽是堂姐妹,但因为上一辈冷战的关系,两家人互不来往,对对方的认知仅停留在知道名字的程度。

“发生何事?”秦嫣明知故问。

秦落雁衣衫朴素,但身上似乎并没有什么伤,料想徐副将和卫律没有对女主角做什么出格的事情,现在秦落雁也全须全尾回来了,她总算是松了一口气。

秦落雁方才已经把这几天的经历向众人说了一遍,奈何秦嫣来得晚,地位又高,她只能再说一遍。

她认为那一男一女是为求财,**她后,把她易容成各种丑妇,每天定时定量给她喂**,谎称她是病中的家眷,成功避过了官兵的巡查,除此之外,他们让她吃饱穿暖,并没有苛待她。

她趁着他们不注意的空档,竭尽全力逃了出来,所幸那民宅位处青龙街,离位于朱雀街的将军府很近,保命要紧,秦落雁也顾不上许多,就往这边跑来求助。

秦嫣听完,强忍着想笑的欲望,这么损的招,确实挺像卫律能做出来的事。

她也知道徐副将和卫律抓走秦落雁,就是为了逼晋王答应条件而已,他们不是那种会为难女子的坏人。

前几日押粮队伍已经出发,卫律他们也很遵守约定,放秦落雁回家,秦落雁没有伤着磕着,也没有挨饿受冷,除了每天被扮丑喝**委屈了点,最后还是完好无损地“逃”回来了。

当“绑匪”当到这个地步,算得上是很善良了。

秦嫣维持着表面的关怀:“那你可认得他们的长相?哀家派人去查。”

秦落雁沮丧地摇头:“他们每天都易容,我根本没见过他们的真面目。”

或者说,即便见过,也不知道是不是易容效果,所以她并不确定。

“我只记得那位男子叫卫大人。”秦落雁认为这是十分重要的线索。

秦嫣微微颔首,秦落雁清纯乖巧,言语间有着一股浓浓的古早言情女主味,和狂妄自大的晋王配成典型的古早情侣组合。

她不禁暗叹,真是可惜了这么纯良的妹子。

秦嫣和蔼着语气,道:“府上还有一些哀家的闺中衣物,你洗漱一下换上,哀家遣人送你回府,之后的事情,就让晋王查吧,你看如何?”

晋王知道事情内幕,就看他想怎么准备怎样的说辞了。

秦落雁受宠若惊,从小到大家中大人说起秦三姑娘就没几句好评价,但她没想到秦太后竟如此好说话,还愿意借衣服给她换上,她局促地福了福身子,礼貌又客气:“落雁谢过娘娘。”

“不必客气。”秦嫣回答也十分官方,她派了四名禁卫军护送秦落雁回平定侯府,又让人去告知晋王,秦落雁已平安回来。

晋王得了信,立即策马飞奔到平定侯府去,见到秦落雁毫发无损那一刻,他却怔住了。

秦落雁连日心惊胆战,总算“逃跑”出来了,她涕泪俱下,把自己的经历告诉父母和晋王,侯夫人心疼地搂着女儿。

晋王一直阴沉着脸,她被睿王的人伪装成妻子到处挪窝,最后毫发无损地回来,这说出来也难以置信。

秦落雁花容月貌,是个男子见了也心动,她和陌生男子在外住了一段时间,而且他猜测,那位“卫大人”很可能是睿王身边的卫律。

说来也是巧,卫律的娘亲是睿王的奶娘,江皇贵妃失势发疯后,高贵妃得宠,到江皇贵妃面前耀武扬威,想要抢夺仙宁宫,双方起了冲突。

当时江皇贵妃和睿王已经被打击得一蹶不振,只有几个位高的奴婢出来争辩,高贵妃杀鸡儆猴,当众杖毙了卫律的娘亲。

那少年每次见到高贵妃都目光凶狠,让人怀疑下一个瞬间他就要拔剑捅人似的,后来卫律随睿王去了西北,当时晋王和高贵妃都松了一口气。

卫律和他有仇,怎么可能会善待秦落雁?

而秦落雁非但没有受到折磨,反而养得很好……

有些话,晋王知道不当问,但心中始终横着一条刺,他将来的正妃如果不清白,那他位高权重又如何,还不是天下人的笑话?

【畅读更新慢,章节不完整,请退出畅读!】

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
[ 章节错误! ]      [ 停更举报 ]
猜你喜欢
小说推荐
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,不以盈利为目的
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