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记录

《魔尊总打扰我学习[重生]》

第九十四章 戏弄

那银针的尖端,仅仅是碰到了霍盈的足底,她的脚趾明显颤了颤。

许是她闭着眼睛,身体上的其他感官,都异常灵敏,她觉得那微凉的针尖,似乎从自己的脚底,一路蔓延全身,仿佛每一寸皮肤,都感受到了银针一般。

可也只是这轻轻一触,那银针就被拿开了,也不知道对方在捣鼓些什么。

而后,戚辰那清亮的声音就响起来了,他说:“大夫,这是要做什么?”

“我方才试了一下,觉得这根针不太合适,我准备换一根……”说着,霍盈就听到了对方翻找药箱子的声音,似乎真的在努力寻找合适的银针。

但不一会儿,他似乎找到了。

“尊主您看,这个看着就不错。”那江湖神医随后说道。

“这么粗!”戚辰惊呼。

霍盈的双手随即抓住了被单,连戚辰都感叹很粗的银针,这到底是有多粗。

她心里不由忐忑起来,可最为难的是,她又无法作出任何反抗,只能这么静静地躺着,等待被“处刑”。

“没错,”那江湖神医解释道,“我看这位姑娘身子很虚,方才那根银针太细了,怕是力度不够,所以,小臣打算换这个粗壮一些的试一下。”

闻言,这针还没有扎下去,霍盈的额头已经冒汗了,一颗不大不小的汗珠从耳鬓落下,一路滑下去,最后落在了枕头上,无声无息,甚至不会有人发现,除了戚辰,从靠近霍盈的床边到现在,一双眼睛,就没有离开过她。

霍盈心中不禁打鼓,这一针扎下去,怕不是要把自己的脚丫子扎坏了……

与此同时,一戚辰的声音闯入她的耳中,他问:“大夫,这不会扎出什么后遗症吧?”

这正是霍盈所想!

“不会不会,最多就是疼几天,不碍事的。”那江湖神医轻松解释道,语气轻松到令人发指。

“大夫说得在理,若是能把这睡着的人都扎醒了,哪怕疼个十天半个月,都是值得的。”戚辰随后搭腔说道。

不知是霍盈错觉,还是戚辰真的这么说了,她觉得戚辰还故意加重了“睡着”二字。

意味不明。

若说一开始,霍盈是心中打鼓,如今心中已然是天雷轰动了,这一针下来,疼个十天半个月,是要了她的命啊!

关键是,自己又没病,不痛不痒的,为什么要白白挨着一针。

她心里越来越后悔,早该一开始醒过来的,好不给戚辰这个折腾自己的机会。

然而事到如今,这个时候醒过来,怕是不合适了——

听到要扎针才醒过来,戚辰又不是傻子,早就知道她是在装病了。

如今的戚辰贵为堂堂魔尊,若是这般戏弄他,他定是要大发雷霆的,霍盈自己也拿不准,就凭两人过去那点不深不浅的交情,能不能活到明天,这还不一定呢。

为今之计,只有继续默不作声的躺着,伺机行动了。

“大夫,请吧。”戚辰说道。

霍盈屏住呼吸,她的身体已经做好准备了,一会儿就算再痛,也不能从床上蹦起来。

下一秒,她就感觉到那根冰凉凉的银针落到了她的脚底。

那凉意蔓延起来,真的是无法自控的,冰凉的感觉,恍若整只脚都泡在雨天的冷水里,可下一秒,又被针扎的那种痛感所替代,仿佛足底的皮肤在被凉水洗后,又被火星点上,微微发热。

可与她想象中不同的是,也没有特别痛,更不至于到无法忍受的地步,而且这银针,比她想象中要钝许多,那刺痛也是转瞬即逝,很快就变成微微钝痛,不轻不重的钝痛。

不知是不是霍盈的错觉,她觉得那个扎她足底的江湖神医,手法上并不是很熟练的样子,还有些生疏,可却异常的温柔,像是故意放轻了手,让她好过一些。

可就在她要松一口气之时,下一秒,那人忽然对着她的足底用力,她觉得血液都要逆流了一般,从足底上头,酸酸涨涨的感觉,并不算很痛,但却让人难以忍受。

是另一种折磨,又痒又痛,她觉得自己的脚底都要发麻了……

要不还是睁开眼吧,她心里盘算着,就这么一脚把那只手踹开,然后坐起来,给戚辰道个歉;或者,就这么躺着,缓缓睁开眼睛,假装是这根银针的奇效,让自己起死回生……

霍盈纠结着要用哪一个借口自保。

就在她要下定决心之时,霎时间,她感觉那根冰凉凉的银针被一下子拿开,她又听到了戚辰的声音。

“大夫,这人怎么还不醒呀?”戚辰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担忧,但如今在霍盈看来,这话说着跟要折腾死自己是一样的性质。

那江湖神医像是思考了片刻,说道:“姑娘这身子怕还是太虚了,小臣的银针都不管用了。”

霍盈此时心中暗暗翻了一个白眼,还大夫呢,连个病都瞧不明白,自己明明就不是体虚,不过她心里也暗暗有些生怯,如今对方觉得银针不管用了,也不知道接下来要用什么东西折腾自己了。

“那大夫,你看,这还有办法吗?”戚辰虽没有说出什么哀求的话,但语气却是满满担忧与恳求,似乎真的在殷切地寻找着办法来救霍盈。

“小臣倒是知道有一个法子,但是,怕是大人也舍不得把这法子用到姑娘身上的。”江湖神医说道。

“你尽管说。”戚辰说道。

“小臣有一副方子,是祖传的,烤火法,顾名思义,就是用烧热的炭,靠近足底,把足底烤红了,这样全身的邪气都会被逼出来,姑娘自然而然,就会醒过来了。”那江湖神医语气十分认真,若被烤的对象不是自己,霍盈都差点儿要相信了。

这银针扎足底不成,对方还想用火把她的脚丫子烤熟了,岂有此理,霍盈心里又气又恼,可躺在那处,就像个哑巴,无法说出来。

她想着,这江湖神医怕不是个江湖骗子,尽用些损人又治不好的招数,一看就知道是骗术,也只有傻子会相信。

可下一秒,她就听到了戚辰的回答:“如此?甚好!那请大夫速速安排吧。”

霍盈的心脏一下子跌到了谷底——

原来傻子就在身边,戚辰就是那傻子!

“大夫,这烤火最快要什么时候才可以呀?”戚辰问道。

“马上就好!”那江湖神医回答,“还请尊主允许小臣在您的寝房里烧火。”

“无妨,”戚辰说道,而后他对着门外喊了一声,“来人,把那烤火的碳炉子搬进来。”

一声令下,寝房的门随即被推开了。

几个宫女咿咿呀呀地就进来了,搬了一个中等大小的火炉。

霍盈随即就闻到炭火那股呛鼻子的味道了,她暗自悱恻,这炭火怎么说有就有了,还立马搬到屋里来了,准备那叫一个快,快得瘆人,快得让此时躺着的霍盈,心脏都要跳出来了。

若是一开始她是心中打鼓,扎银针的时候,心中是天雷轰鸣,如今她内心已经狂风暴雨了。

隐藏在少女那张熟睡的脸下,是翻滚的内心,夹杂着忐忑、害怕、还有怨气——

这白白遭罪,谁没点儿怨气了,何况是睚眦必报的霍盈。

这时,戚辰又说话了:“大夫,这炭火烧起来发红,怕是她的足底要被烫出来一个印子了。”

“回尊主,尊主说道不错,是会留下疤痕的。”那江湖神医说道,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轻松。

留下印子?!

霍盈睫毛颤了颤,这、这不是跟极刑是一样的么?!

她下意识把露在外面的脚往被子里缩了缩,脚趾划过被铺的时候,僵硬得都留下了一条痕迹。

戚辰垂眼看着那只白皙的脚丫子,不动声色地收回了被子里,觉得又好笑,又无奈。

这家伙听下来怕是真的害怕了,可在害怕与醒过来认错治之间,她竟然还是这么躺着不愿意睁眼。

这勾起了戚辰心里的那点儿坏坏的小心思,他想知道,霍盈到底可以坚持到什么程度,才愿意醒过来。

“大夫,你开始吧。”戚辰启唇说道,眼睛却丝毫不敢离开床铺。

霍盈的脚丫子没能在被子里呆多久,又一下被人拽出来了。

这一次与上一次不同,拽她出来的那个人,显然下手有些粗暴,没有之前扎银针时候那般轻柔,霍盈觉得与先前接触自己的人不同,像是换了一个人。

“姑娘,多有得罪了。”是那江湖神医的声音。

这句话本身没什么,可如今传到霍盈的耳朵里,却变成了是对方要在折磨自己之前的挑衅。

下一刻,霍盈便感觉到了有什么极热的东西靠近,还有炭火的味道越来越近,传到她的鼻腔里。

炭火在房里燃烧着,整个房里的空气中都蒙上了一层烟雾。

那热源越来越近,即便还没有完全接触到霍盈的足底,她都已经觉得热得每一寸皮肤都在发汗了,她能想象出来,那东西若是真的碰到了自己的足底,那块皮肤会立即黑成一片,一滴血都不会留下来,因为都会瞬间挥发掉。

越来越近热源让她极其不安,若是这样下去,自己的脚丫子怕都要保不住了……

……

……

“慢着!”就在那炭火即将碰到她的足底之时,少女大喊一声。

随即,那极热的东西被拿开了。

霍盈一睁开眼,就对上了坐在床边,一直垂眼看着自己的少年。

少年的目光似潭水一般平静,但却不是毫无波澜的,就在瞳仁里反照出了霍盈的双眼之时,少年眼中的潭水也被打翻了,从眼底生出了火,仿佛要把对方,也包围在其中。

“别来无恙吗,阿盈。”他说。

【畅读更新慢,章节不完整,请退出畅读!】

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
[ 章节错误! ]      [ 停更举报 ]
猜你喜欢
小说推荐
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,不以盈利为目的
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