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记录

《老师,你等等我》

第 159 章

另一边,叶梓萱带着祁盼陪着爸妈回了老家。幸福的时钟响起,漫天燃起绚烂的烟花,叶梓萱从后面抱着祁盼,两条欣长的身影在烟花下若隐若现,看着远处的万家灯火。

叶梓萱看了一眼烟花,收回视线,侧头看见,烟花映照在女人优秀的侧脸轮廓,从心底发出幸福的满足的喟叹 ,“祁盼盼,新年快乐,这是我们在一起过得第一个元旦哦!”

祁盼将头轻轻靠在她的怀里,抱着她的手,低柔着回应,“新年快乐,梓萱。”

叶梓萱微红的小脸亲亲热热地蹭着她的耳朵:“有什么新年愿望吗?说不定我可以帮你实现哦。”

祁盼回头看着她清澈的瞳孔,“愿望吗?”

她想了想,“你呢?有什么愿望?”

叶梓萱眉眼带着笑:“我的愿望早就实现了,现在呢,我的愿望就是帮你实现你的愿望,嗯?有吗?”

祁盼:“我想想啊,愿望……”

烟花声传向远处的山谷,回音转回传进耳朵。

“有了,我的愿望是……”

叶梓萱摇头晃脑,乖乖地看着她,满脸期待地和着她的语调,“是……”一口气险些没缓过来。

祁盼突然俏皮地挠着她的下巴,清冷的眉目染着温柔,“笨蛋,愿望不能说的,说了就不灵了。”

下巴传来舒服的酥痒。叶梓萱见她笑眼弯弯,让人迷醉小模样,温柔地压过她的后脑勺,“既然是秘密的话,那就让我好好听听你的心跳声,说不定我们心有灵犀,这样的话,说不定我就能知道你的愿望了哦。”说着掌心搭在女人纤细的腰肢上,撩起她的衣角,指腹不经意地摩挲,惹得女人克制在喉咙里软唧声不小心跑了出来,身子发颤,柔声讨饶道,“梓萱……别,还在你奶奶家呢!”

欲拒还迎,屡试不爽。

叶梓萱莫名被激起了,一只手背过去拽下了窗帘,弯腰把她横抱起来,埋首在她的颈间暧昧地低语,“没关系,他们还在楼下”,起步将她放在床上,身体压着她,轻咬她的耳垂,“我们不出声,我温柔一点。”说完唇就毫不客气地紧紧贴在女人性感的唇上。

“唔……”

来不及躲闪,唇齿交缠,直到祁盼快要喘不过气来。

叶梓萱停下,见她红得迷醉又惹人怜爱。一股让人心悸又渴望的情愫涌上胸腔。

“我的老婆还真是让人爱,不,释,手!”说完手指轻轻拨开颈窝处的卷发,深深埋首。

女人在她怀里轻轻“嗯”了几声,配合她仰着头,修长的玉颈弧度分明,滑腻细润的肌肤变得绯红,柔软相抵。她觉得羞耻,伸长双臂抱紧叶梓萱的后颈,示意让她,“多做事,少说话。”

叶梓萱轻缓地揉着她的耳朵,一手慢慢向下,“叫宝宝”

祁盼心头微微一颤,满脸潮红又羞耻,更加抱紧了她。

叶梓萱磨着她,“叫嘛,就一声。”

女人睁开眼,对上她柔情似水又满是星辰的眼瞳,抿了抿唇,又咬了一下唇,最后轻轻开口,“宝宝。”,温柔又魅惑。

如愿以偿。叶梓萱心里,胸腔里,脑里绽放出万千烟花,满脸笑容地吻着她,“你也是我的宝宝,最爱的宝宝。”

“老婆。”

“我爱你。”

“新年快乐!”

“新……”祁盼张了张嘴,没来得及说话,声音淹没在她给的温柔里。不停地沉沦。

窗外烟花声停了,室内响起了让人心动和幸福的声音。

翌日清晨,渐次泛白的黎明时分的天宇下,迷雾四起,窗台不知是从哪里飞来的鸟儿,清脆的声音传进还睡得香甜的叶梓萱耳朵里。她习惯性地摸着身边,没摸到,挣扎着眼皮醒来。

坐起来,“盼盼?盼盼??”

没人应。

一边穿着衣服一边继续喊她,“盼盼?”这么久了,第一次醒来,爱人不在怀里。

这时门外传来奶奶的声音,“萱萱啊,快起床了,该吃早饭了。”

叶梓萱用力揉开眼,扬声应着,“哦,好,奶奶,马上。”急急忙忙地穿好衣服,下床,开门,“奶奶,你看见盼盼了吗?”

奶奶见她一醒来就找祁盼,苍老的脸上不自觉露出笑容,“放心吧,你媳妇儿没跑,她正在帮你妈妈做早饭呢。”她看着她白色的毛衣,“对了,衣服你穿柜子里的那个红色毛衣吧,是奶奶织的,应该合适。”

“我先下去了,换好早点下来。”

叶梓萱:“哦,好。”

她关好门,一边换衣服一边傻笑,“嘿嘿,媳妇儿,媳妇儿……”穿好衣服,开心地在床上打滚,“我有媳妇儿了。”

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来,“找媳妇儿去。”刚下楼,就看见祁盼端着早餐从厨房出来,身上穿的是和自己颜色一样的红色毛衣,手臂上还带着几朵金色的彼岸花。她一个熊抱,懒洋洋地喊道,“媳妇儿,早上好啊!”

祁盼被她吓得心虚地往了一眼门口和厨房,嗔怪道:“乱喊什么呢!”

她动了动身子,摆好筷子,“快放开我,去洗漱,要吃饭了。”

叶梓萱松开她,“嘿嘿,我才没有乱喊呢,是奶奶说的。”。她又“不嫌事大”地又在她脸颊上吧唧一口,“遵命!”开心地甩着手臂跑了。

祁盼白了一眼叶梓萱跑开的俏皮背影,刚要说她,“你……”,侧目看见从厨房出来的奶奶,止住语音,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

奶奶嘴角上扬,放下手里的热牛奶,“萱萱这孩子还和小时候一样,一大早就上蹿下跳的,也毛毛躁躁的。小盼,你别介意啊,她就那样,你多担待一点。”

祁盼温柔地笑了笑,“奶奶,没关系的,她这样很活泼可爱。”

奶奶:“萱萱有你,好像能一直像个孩子一样无忧无虑,多亏你了,把她照顾得这么好。”

祁盼被说得不好意思地红了脸,“没有,她也很照顾我,我比她大,能多宠她就多宠宠她,也希望尽自己最大的能力让她开心快乐就好了。”

奶奶和蔼地笑着,看着祁盼的脸,温文尔雅又长得好看,“萱萱有你这么好的媳妇儿,真好。”

祁盼闻言更是羞红了脸,莫名地不可置信,“奶……奶奶,您说什么,媳…媳妇…!!”还以为是听错了。

奶奶不多说,只是很自然地说道:“我去叫她爷爷吃饭了。”

祁盼心里暖暖的:梓萱的家人,真的是好温暖。

叶梓萱洗漱完回来,见她一直盯着大门口看,轻轻撞了撞她的肩膀,“盼盼,想什么呢?”

祁盼回神,望向她亮晶晶的眼睛,抬手温柔地顺好她额前打湿的碎发,“等会可以带我去逛逛吗?”

算起来,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在乡下待过了。

叶梓萱露出那两颗小白虎牙,“好哇,没问题,想去哪里都可以。”

“你看,我们的衣服,配不配,奶奶说她专门给我们织的,还是一对的耶。”

她拉着自己的胳膊,皱了皱眉,“不过,为什么我的就只是几片树叶,你的是花?”

祁盼早上起来,洗完漱,奶奶专门让她上去换的,还专门让她选那个绣着花的,说是比较适合她。

她若有所思地说道:“有没有一种可能,我比你长得好看,所以就绿叶衬鲜花了?”

叶梓萱见她俏皮又一本正经的夸自己,没控制住,“噗嗤”一声,“盼盼,你好像很看得起自己啊,有我这么好看的绿叶的吗?”

祁盼秀眉轻佻,傲娇劲儿上来了,“有啊,你啊,你自己不也说了你是绿叶了吗,而且你看你衣袖上,奶奶也觉得啊。”

叶梓萱笑得不亦乐乎,“好好好,我是,能做祁大美女的绿叶,是我的三生有幸。”她双手合十作膜拜的姿势,顺着她的话接话,“谢谢谢谢,太谢谢大美女给我这个机会了。”她放下手,“我保证把握好机会把你衬得美美的,等会出去呢,我就扎个春姑辫子,再涂两个大大的腮红,穿个大棉袄,穿个那种齐膝盖的靴子,怎么样?”

祁盼居然还跟着她说的话,从上到下仔细打量着她,脑海里已经浮现出她土里土气的模样了。

眉眼弯弯地看着她,“好哇,穿吧,我觉得肯定很好看。”

叶梓萱见她是真的期待,很宠地点头,“好嘞,等会吃完饭我就找奶奶要,你到时候别嫌我丢脸不跟我走一起啊。”

祁盼扬了扬眉,打包票:“保证不会。”

吃完早饭,回到二楼,叶梓萱东拼西凑,折腾半天。祁盼进来换衣服,看着她这样,还真的扎了冲天辫,像两个羊角,一件花棉袄,花裤子,鞋子还灰不溜秋的,就差往脸上涂煤粉了。

“噗嗤,哈哈哈哈哈哈哈,叶梓萱你好搞笑,你这样太好笑了,你真的好像我以前在电视里面看的春姑啊,你,哈哈哈哈哈。”笑得眼泪都出来了。

叶梓萱转头,见她笑得前俯后仰的,在镜子面前转了几圈,歪头轻嘶了一声,“有这么好笑吗?不应该很fashion吗?”

祁盼好不容易止住的笑声,听见“fashion”又憋不住了,上气不接下气,“哈哈哈哈,叶梓萱,你确定你要这么出去吗?好像那种摆摊的老婆婆。哈哈哈哈。”

还真是第一次见她穿得这么“fashion”,好好的一个美丽少女变成了小土“婆子”。

叶梓萱见她笑得已经找不着北了,轻咳了一声,“那,那我还是就穿裤子好了,我怕等会真被别人当大妈。”

佯装大妈语气,“来,走一走看一看,新鲜的水果蔬菜啊,看一看啊。”

祁盼已经不知道笑了多久,折腾半天,终于可以出门了。

刚下楼,刘敏看见两人,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叶梓萱,“叶小萱,你是要去插秧吗?穿筒靴干嘛,还有你这衣服,裤子花花绿绿的,是什么东西。”

为了看起来搭配,最终还是没换。

叶梓萱跑到她妈妈面前,自以为很美的转了一圈,“欸,妈,怎么样?是不是很好看,有没有觉得我是这个村里面最靓的仔。”

刘敏毫不客气地泼冷水:“我看你像个憨包。”她扯了扯她的衣服,“这穿的都是些啥,你不闲丢人现眼啊,我都替小盼丢人。”

叶梓萱:“哎呀妈,你不懂,这叫fashion,我就穿这个,我要去亮瞎全村人的眼。”

刘敏嘲笑了两声,“我看你像个fashion,算了,我懒得管你,我去帮你奶奶晒衣服了,你们去玩吧,中午早点回来。”

一旁顺狗狗毛发的祁盼憋笑憋得好辛苦,闻言,站起来,“阿姨,需要帮忙吗?”

刘敏笑着拒绝:“不用了小盼,你们去吧,注意安全。”她把狗狗引过来,“走,小胖,我们去帮奶奶晾衣服去。”

祁盼:“那阿姨,我们先走了,我会看着……。”

叶梓萱没等她说完就迫不及待地拉着她出门了,“妈,我们走了,拜拜。”鞋子发出很大的“咚咚”的声音。刚出门就看见停在仓库的老式自行车,又拉着祁盼屁颠屁颠地往那边跑。

“盼盼,我们骑车吧,正好有太阳,我带你去我的秘密基地。”

祁盼被她拉得东倒西歪的,跟着她后面,“欸,你慢点。”

“你怎么到处都有秘密基地?啊?”

停在仓库前,叶梓萱把颈脖上的围巾取下来,温柔细致地帮她戴好,笑颜弯弯地看着她,“总共两个,这是最后一个。”她推车出来,用衣袖擦了擦后座上面的灰尘,跨坐在座椅上,稳住车身,拍了拍后座,“来,你的专属后座。”。

祁盼见她毛毛躁躁的,直接用衣服擦,无奈地叹了一口气,斜坐,抱着她的腰,“走吧!车夫。”

叶梓萱等祁盼抱紧自己后,脚一蹬,开心地喊了一句,“走咯。”

小胖不知道从哪里突然跑出来,一团雪白,跟在她们后面。

祁盼见狗狗在后面跑,拉了拉叶梓萱的大花棉袄,“梓萱,小胖来了,你骑慢点。”

叶梓萱视线条件反射性地看了一眼祁盼,又往后看了一眼,转过头,声音清清亮亮,笑着说道:“盼盼,放心吧,她不会跟我们走的,她粘我爸。”

毕竟是衣食父母。

刚从屋里出来的叶澜风看着自己女儿,虽然被她的穿着吓得皱了皱眉,但看着两人的背影迎着晨光的温馨画面,憨厚的脸上挂着笑容。

真羡慕年轻人啊!

他唤了几声,“小胖,小胖,小胖快回来,别跟姐姐们跑,她们会把你卖了的。”

话音刚落,小胖就不追了,掉头就往叶澜风那边跑。

祁盼见她果真跑了,微不可绝地挑了挑眉,收回视线,语气像小孩子似的,惊喜地说道:“梓萱,她真的回去了耶。”

叶梓萱闻声加了点速度,“可能,她不想当电灯泡吧,没关系,她回去了,我们就去过二人世界。”车子要上斜坡了,她微微扭头,温柔地提醒她,“盼盼,你抱紧我哦,我加速了。”

祁盼:“哦,好。”乖乖地抱紧她的腰。

叶澜风从她们身上收回视线,仰头,看了看上面,看见刘敏和她奶奶也在阳台上看着她们,喊了一声,“妈,家里还有自行车吗?小敏,要不我们也去骑车吧!”

奶奶:“没有,你要骑的话自己去买吧!”

刘敏用力甩了甩衣服上的水渍,嫌弃地冲他说着:“谁要跟你骑车,你看看你胖的,别把车压垮了。”

头顶落了几滴水,他摸了摸头顶,“欸,想当年我年轻的时候村里的姑娘那个不是跟在我屁股后面跑啊,现在倒嫌弃我了。”他挠着旁边刚跑回来的小胖碎碎念,“小胖你说是不是?走,小胖,我们去田里找爷爷,我们也去锻炼锻炼身体。”

小胖“汪汪汪”,摇着尾巴跟在他后面。

车子驶出巷子,阳光正好,雾散了,周围清新透明,暖阳斜洒在两人的身上。车轮子平平稳稳滚在一条石灰路,长长的路伸向天际,逼近白云。

祁盼看着周围的一切。纵横交错的田间小道,炊烟袅袅升起,萦绕在屋顶。高高的电线杆,长长的电线停着几只鸟儿,“吱吱吱”唱吟着,为空幽的山涧平添了几分热闹。

远处还看见几个早起耕作的人。

万物像似被这太阳唤醒般,安静中带着惬意,微风吹的树叶飒飒作响。

她拍了拍叶梓萱后背,惊呼道:“梓萱,这里好漂亮啊,空气也好好。”

叶梓萱:“是吧,我小的时候也很喜欢在这条路上玩,不过那时候都是泥巴路,每次下雨回家全身都是泥巴,奶奶说,给我洗澡可把她累坏了。”

“等春天了,我带你去那边载满桃花的路走走,真的很漂亮。”

“好哇。”祁盼又问她:“你是奶奶带大的吗?你不是叔叔阿姨带大的吗?”

叶梓萱解释道:“小时候,我爸妈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很忙,没人照顾我,就把放在奶奶家了,不过现在想想,那时候还挺开心的。”

祁盼:“嗯?现在不开心吗?”

朝阳照进叶梓萱黑亮的眼睛,更亮了,亮的有幸福的涟漪闪烁,“现在也很开心,特别是有了你之后,更开心了。”嘴角都是好看的弧度。

祁盼抱紧她的腰,抬眸望着她的后脑勺,看着她那两只玲珑剔透的小耳朵,“梓萱,要一直一直这样开心好不好?”

叶梓萱笑意快要溢满整个纵横交错的田间,“有你在身边,我会一直一直开心的。”

迎着光,爱人在后面抱着自己,都是让人心动的温度。

“盼盼,我好喜欢这种感觉呀!”

祁盼就话接话:“那你喜欢我吗?”

叶梓萱毫不犹豫地回她:“当然喜欢你啦!”

祁盼又笑着问道:“那你会喜欢多久呢?”

叶梓萱答:“会一辈子一辈子,永远永远喜欢你”

“就像英语的将来完成进行时,会永远永远,从始至终地爱你。”

祁盼温柔地笑开了眉眼,“我也是。”

“也会一直一直爱你。”

她把头轻轻靠在她的背上:叶梓萱,我喜欢田间山野的路,山野平川的花花草草,青瓦屋顶的白鸽,更喜欢和你一起享受这些。

“叶梓萱,谢谢你,谢谢你给我这些,谢谢你陪着我。”

叶梓萱闻言,心动地动了动身子,“不用谢,我的荣幸。let”t go gogogogogo,今天,就让我们尽情地享受这里的风景吧!”语气里满是抑制不住的笑意。

天很高,云很淡,路很长,人很美。

她扭头看了一眼后座戴着白色围巾的女人,宛若含苞待放的花骨朵,白里透着红。“祁盼盼,你好漂亮啊!”她脚上的动作不停,扬了扬声,控制不住心里的幸福,像似对着世间万物宣告:“祁盼,我爱你,最爱你。”

“这辈子,下辈子,下下辈子,下下下辈子也要一直陪着你。”

“春花”配“鲜花”。

车子已经到了石灰路的交叉口,她帅气地转弯,又往另一条路前进,风扬起羊角辫发端,丝丝缕缕的,划过天际,映入后座女人的眼帘。

下辈子要是能遇到你,我一定会早点去找你,这样我就能陪你更长一点了。

……

下午两点,王涵从B市开车回来,跟着导航,停在慕雪家附近。她按下车窗,看着四周,只看见一栋一栋的小别墅。

“小雪家,这么有钱的吗?”

她刚要打电话询问地方,就看见大门出来一个女孩。粉色的毛衣开衫,围着一条雪白的围巾,底下配着白色的牛仔裤和一双运动鞋。

她把手伸出车窗,挥了挥,“小雪,这里。”

慕雪闻声望去看见车里的女人,迈着大长腿跑了起来,“阿涵,阿涵。”,迫不及待地打开车门,屁股还没有坐结实,就扑进她的怀里,不停地蹭她,“阿涵,你来啦,想死我了,要抱抱。”

一股很好闻的清香沁进鼻腔,王涵温柔地笑了笑,拍着她的后背,“乖了,我们先走吧。”

慕雪想着还在家门口,猛地从她怀里起来,“对对对,我们快走吧!”

我哥还在家,他要是发现阿涵就完了。

王涵见她盯着大门口,做贼似的,提了提声音,“系好安全带。”

慕雪:“哦,好,马上马上。”急急忙忙地拉过带子,系好。“好了,可以走了。”

王涵宠溺又无奈地摇了摇头,“呆头呆脑的。”

车子驶出林苑庄。慕雪把刚才提在手里的袋子打开,拿了一块小饼干,撕开,凑到她嘴边,“给。”

王涵看了她一眼,“这是?”

慕雪满心期待地看着她,“这是我做的,跟网上学的,不知道你喜不喜欢,要不要试一下。”

王涵闻言又看了她一眼,“你……”

慕雪见她好像不怎么喜欢,眸里快速闪过一抹的淡淡的忧伤,她慢慢缩回收,手指头扣着包装纸,“是不…不喜欢吗?”

她又佯装很淡定的样子笑了笑,“没关系,你不喜欢的话,你告诉我你喜欢什么,我下次给你做别的。”说着就准备把饼干放进袋子里。

王涵见她现在变得越来越越小心翼翼。她明明不想这样的,可为什么就这样了。

她急忙打了方向盘,把车停在路边,很顺畅地解开安全带,附身双手捧着慕雪的小脸,一双饱含泪意的双眸直直地望着她。

她闭眼,情难自禁地碰了一下她的唇,“傻瓜,我喜欢,我只是,只是没想到你会亲手给我做这些。”

心情大落大起。慕雪羞赧地抿了抿嘴唇,心跳加速,“那……那你要不要尝一下。”

王涵纤白的手指温柔地摩挲着她的脸颊,“嗯嗯,给我吧!”说着接过她手里的曲奇饼干,咬了一口,夸赞式的点头,“嗯,味道还不错,卖相也不错,很有天赋嘛。”

慕雪被夸得突然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“嘿嘿,其实我也试了好多次,你喜欢就好。”

王涵吃完一小块,“喜欢,很好吃。”

只要是你给的,我都喜欢。

慕雪伸手接过她手里的包装纸,把整个袋子递给她,笑意盈盈地看着她,“给,虽然不多,下次再给你做。”

王涵接过来,笑着打开看了看,“这么多够了,不要辛苦了。”

慕雪不假思索告诉她,“给心爱的人做东西吃怎么能说辛苦呢,那叫幸福。”

王涵闻言一愣,不自觉在心里苦涩一笑:是吗?

那人从认识到分开,一顿饭都难得做给我吃,说麻烦,说不会。

所以,人跟人真的不一样吧!

她深吸一口气,随即抬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,“谢谢你。走吧,我们去找个地方,约约会吧。”

慕雪一听约会就兴奋起来,激动地手舞足蹈的,“好哇好哇,去哪里?”

王涵坐好,系好安全带,推了推金属眼镜框,“这边我没有你熟,你要不要推荐推荐?”

慕雪脑子360°旋转,“这边的话,其实也没啥地方好玩,要不我们去文创公园吧,环境不错,离学校近。你要是想吃东西的话,我们也可以去逛街。你要是累了话,我们先去学校,你休息会儿,晚上一起去看电影也可以。”

王涵摇摇头:“我不累,那就先去逛逛公园,再去吃点东西,最后看个电影去,好吗?”

慕雪:“那你要是累了,告诉我,我开车送你回去。”

王涵:“好,走吧,我导航了。”

慕雪接过她手里的带着,抱在怀里,乖乖坐好,“嗯嗯。”

王涵看着她,突然笑了,“像个小狗狗,还是粉色的,还挺可爱。”

慕雪听着不反驳,“那我以后就做小阿涵的小狗狗好了,跟在你后面,你去哪里我去哪里。好不好?”

王涵被她逗得笑得更灿烂,开玩笑逗她道:“嗯……,有条件的话,我还是希望我女朋友是个人。”

慕雪第一次,第一次听见从她口中说出来那三个字,渐渐瞪圆了眼睛,紧张得唇都在发抖,“女…女朋友!!”

王涵:“嗯?怎么了?”

慕雪抿嘴偷笑,捂住脸,“没……没事,让我一个人开心一下。”

王涵见她好像情窦初开的小女孩,手指在屏幕上跳动几下,温温柔柔地应着,“好。”车子再次启动,往公园驶去。

车停在公园停车场,慕雪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消下来。王涵见她脸好红,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,“小雪,你还好吗?你好像有点发烧了。”

慕雪也摸了摸,“有……有吗?我还好啊!”

王涵换了个姿势,额头贴着额头,“你好像真的有点烫,真的没事吗?我带你去看看吧,你看你脸也好红。”

慕雪:“没事儿,我们快走吧,去逛公园吧!”

好不容易能约会,千万不要掉链子啊!

说完就急急忙忙解开安全带,夺门而出。

王涵见她着急忙慌的,也急忙下车,“欸,你慢点,这么着急干嘛啊!”

慕雪跑到她旁边,牵着她的手,“走吧。”

王涵见她执意要去,紧了紧她的手,“好好好,那我们逛一会就回去,我怕你等会真的感冒了。”

两人在公园里手牵手逛了一圈,天气还是有点冷,冷风嗖嗖的,喉咙里的咳嗽声实在憋不住了,“咳咳,咳咳……”满脸通红。

王涵急忙从包里扯来纸巾,摸着她的额头,滚烫,“你真的感冒了,不行了,不能逛了,我们先去看医生,你这样会严重的。”

慕雪擦了擦嘴,撅起了嘴,“可是,我们都还没有约完会耶,我不想回去。”

王涵闻言,总算是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坚持了。

她小心翼翼地扣好她的衣服,“好了,我们先去看医生,买点药,然后去我那里休息,好吗?”

慕雪见势,急忙点头:“好啊,走吧!”

王涵轻轻戳了戳她的手臂,拉着她往车里走,“你呀,我说什么来着,让你不要来逛公园了还来,等会要难受了。”

慕雪声音小小的嘀咕:“我不是怕你赶我回家嘛,我刚刚才看到你,我才不要回去。”

王涵提了提速度,“谁要赶你了?”

慕雪声音更小,“就……就你每次都这样啊,每次都是让我回家,每次都推开我,都出现后遗症了。”

王涵拉她出了公园大门,一直牵着她的手,“放心吧,我以后不会了。”

慕雪急忙接话,“呐,你说了,你不能再推开我了,也不可以再赶我走了。”

王涵见她认真的模样,“我说的,走吧,我们看医生去。”

慕雪抽着鼻子,乖乖听话,“好。”

车子回到学校附近,王涵带着慕雪去了学校大门最好的诊所,一直牵着她的小手,陪着她坐着等排号,不停地询问她的感觉,也向医生帮她问了一些基本情况。

好像大姐姐。

好在是低烧,拿了一些药和感冒冲剂,就回了学校。

一进门,王涵鞋都来不及换,给她接了热水,让她喝了先去睡一会儿。

慕雪见她忙前忙后的,眼睛又不争气地红了,“阿涵,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照顾我耶,我以前生病,受伤都是自己去的医院,。”

王涵帮她泡好冲剂,拉着她坐下,心疼地看着她,“乖了,先喝药吧,喝完去睡一会儿,会舒服一点。”

“晚上想吃什么,我给你做点。”

慕雪:“想喝粥。”

她看着面前苦不拉几的东西,捏着鼻子拼命地咽下去。皱紧眉头吐槽道:“卧…我丢,好苦好苦,这什么夺命的药啊!”

王涵又接了一杯温水,把配好的西药打开,“给,还有呢。”

慕雪面目狰狞地呲着嘴,“这个,我可以不喝吗?”喉咙不自觉地咽下去一口苦涩的口水,“看着都好难咽啊。”

王涵:“不行,一颗一颗喝应该可以的,来,伸手,都必须喝完,喝了好的快一点。”

“哦。”慕雪乖乖摊开手,可怜巴巴地望着王涵,“好吧。”

药好不容易咽完了,喝水也喝饱了。

睡了好久,醒来,室内昏暗无光,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。她扶着沉重的额头从王涵的床上爬起来,想喝水,摸索着墙壁,颤颤巍巍地往客厅走去。

“阿涵?阿涵??”

“阿涵,你在哪里?”

喊了半天,没看见人。从客厅的阳台望去,天已经黑透了,公寓里静悄悄的,也没有开灯,四周黑漆漆的,慕雪心慌地摸索着开关,却怎么也打不开。那种窒息感瞬间堵满胸腔,她无力地摊坐在冰凉的地板上,抱着自己的膝盖。整个人蜷缩在无尽的黑暗里,哭得再用力却没有声音。

全身发抖,“阿涵?妈,爸,哥,阿涵,你们在哪里?我好害怕,你们在哪里?阿涵,你在哪里?阿涵……”

“小雪?小雪你怎么了??小雪醒醒,小雪快醒醒,小雪。”

慕雪猛地吸了一口气,睁开了眼。刺眼的灯照得眼睛生疼,无助的手紧紧抓着王涵的手,满身都是冷汗,眼角都是眼泪。好不容易张了张泛白的唇,挤出两个字,“阿涵。”

王涵温柔地擦了擦她额际的细汗,又往上顺着她的额头 ,柔声安抚着她,“没事了没事了,做噩梦了吧,不怕不怕,我在呢,我在呢。”

慕雪不停地抽着鼻子,眼泪顺着眼睑滴在枕头上,哭得稀里哗啦的,不停地喊着她的名字,“阿涵,阿涵。”

王涵摸着她的额头,擦着她的眼泪,“嗯嗯,在呢在呢,不怕不怕,我在。”

慕雪可怜兮兮地,一双狗狗眼都是眼泪,伸了伸手臂,“你抱抱我好不好,我好害怕,抱抱我。”

王涵已经擦不过来了,“好好好,抱抱,抱抱。”她附身,双手紧紧地抱着她,“不哭了好不好,都是梦,不怕不怕。”

慕雪闻着她身上的安心的味道,在她怀里慢慢缓了过来,“嗯嗯。”

王涵:“饿了吗?要不要吃点东西?”

慕雪将小脸埋在她的肩窝处,声音都是哑的,“嗯嗯,饿了 。”

王涵撑着床单,慢慢起来,又擦了擦她脸上的眼泪,“来,我拉你起来,我们先吃饭。”

慕雪伸手:“好。”

晚饭过后,王涵不管是洗碗还是刷牙,后面总是跟了个拉着衣角的“小”跟屁虫。

就连换个睡衣,她都要在旁边“面壁思过”。

这好不容易上床了,慕雪整个人像似黏在她身上,一直不停往她怀里钻。

王涵垂眸看看女孩毛茸茸的小脑袋,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小家伙,你怎么了?”

慕雪揉了揉发痒鼻子,声音奶声奶气的,“我要和你一起睡,我怕。”

王涵温柔地顺着她的头发,“好,来,睡上来点,别闷在被子,鼻子会堵的。”

慕雪挪着身子,头枕在王涵的枕头上,一双哭红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王涵看。

“阿涵,你不怕黑吗?”

王涵拉好她的被子角,“那我要是我怕的话,那你怎么办?嗯?”

慕雪抱着她,“那我也会努力保护你的,你别怕。”

王涵:“好啦,我开玩笑的,我不怕黑。所以,以后如果怕的话,喊我一声,我就来保护你好不好?”

慕雪脑袋动了动,“嗯嗯。好。”

王涵:“好啦,快睡吧,还感冒呢,我不关灯。”

慕雪软萌萌地嘟囔着小嘴,“要亲亲。”

王涵拿她没办法,附身 ,在她额头深情地落下一个吻,揉着她的小脸,“睡吧,晚安!”

慕雪也撑着手肘爬起来,同样在她额头上轻轻印了一个吻,“晚安,阿涵!”说完又像小狗狗似的,往她身上蹭。

【畅读更新慢,章节不完整,请退出畅读!】

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
[ 章节错误! ]      [ 停更举报 ]
猜你喜欢
小说推荐
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,不以盈利为目的
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